您好,欢迎进入南京惠言达电气有限公司网站!
一键分享网站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 编码器 >> 8.9080.3331.3001需订货KUBLER编码器8.A02H.3A50.1024.C006

需订货KUBLER编码器8.A02H.3A50.1024.C006

  • 更新时间:  2020-09-17
  • 产品型号:  8.9080.3331.3001
  • 简单描述
  • 需订货KUBLER编码器8.A02H.3A50.1024.C006
    POG 9 DN 1024
    POG 9 DN 1024 | + FSL
    POG 9 DN 1024 I
    POG 9 DN 1024 I + FSL
详细介绍

我始终觉得没有哪个人完完全全了解我,看光我的劣根性我的阴暗面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歇斯底里和偏激。

南京惠言达电气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座落在南京六合市商圈。9年备件销售积累,公司主要经营欧、美等国的阀门、过滤设备、编码器、传感器、仪器仪表、及各种自动化产品,公司全力贯彻“以质优价廉的产品和完善到位的技术服务客户”的经营宗旨,服务于国内的流体控制和自动化控制领域。节省了中间环节的流转费用,能够把更优惠的价格提供给用户。通过发展我司已经自动化设备和备件供应商,主营产品广泛应用于冶金、造纸、矿山、石化、能源、集装箱码头、汽车、水利、市政工程及环保以及各类军事、航空航天、科研等领域。
图片可能与实物存在差异,订货前请联系本司确认

KOBOLD 流量计 BVO-1116R15
MTS 传感器 RHM0515MP051S1G3100
MAHLE 滤芯 PI22100DN SMX6
KUBLER 编码器 8.0000.5002.1010
MTS 位移传感器 RHM0900MR021A01
MTS 传感器 RHM0530MD601A01
KOBOLD 压力表 PDD-553R4
HBM 扭矩传感器 T4WA-S3-20NM 2mv/v v
HBM 传感器 C16I-40T
EMG 备件 HST10.21 12/315772
MAXON 电动阀 250SMA11-AA11-CC23A0
MTS 电缆 530029 (20米)
KUBLER 编码器 8.5020.2511.1024
KOBOLD 压力变送器 PSCY-232R2C40 0-250BAR
MTS 传感器 RHS0650MP101S2B6100
IPF 传感器 VK991198
MTS 传感器 RHM0500MD631P102
MTS 磁性光栅尺 EP01250MD341A01
HBM 传感器 Z6FC3/50KG
MAHLE 滤芯 77680325
KOBOLD 气动调节阀 RV-72.4R DN150 PN40(246m3/h) 1Cr18Ni9Ti
HBM 称重传感器 1-T5/20NM  2MV/V
IFM 电容式接近开关 KDE3060-FPKG PNP 10-36VDC 250mA
KUBLER 备件 8.5868.3222.2112
IPF 传感器 OT430471
KOBOLD 流量开关 VKA-3107R25
MTS 磁致伸缩位移传感器 LHMR005M01501A0
MTS 传感器 RHM0170MD631P102
KOBOLD 传感器 TDD-153 PN80 Serien-NR:259025 D
MAHLE Suction Filter Pi 2005-Pi 2011 oder NO. :77552013
MAHLE 过滤器 PI3608-060
KOBOLD 流量计 1" BSP VKA-3105 R25(for 8.85 L/M.)
MTS 位移传感器 LHMR002M04501A0  带螺纹长度:56.3CM
MTS 4针接头 370504
KOBOLD 流量控制器 DWU-15R153RT01Y10
KUBLER 编码器用延长导线 MODEL:20444284 I/N:AC300V 4*2*0.14+2*0.5
MTS 传感器 RHM0025MD701S1G1100
MAHLE 滤芯 77599996
MTS 备件 GH-M-2210-M-W02-2-R01
KOBOLD 流量计 PSR-11083R08R1 C0067373 05092012
KOBOLD 备件 Y-DVZ17348/60F2
IFM 接近开关 II5489 IIA2010-FRKG
MTS 位置传感器 RHS0260MD701SIG6100
MTS 位移传感器 RHS2200MD701S1G6100
MTS 传感器 RHV0150MK011S2G6100
MAHLE 滤芯 PI-3111 SMX10
MTS 传感器 RFM4030MP021S1G6100
MTS 位置传感器 位置传感器RPS0250MD53AP102配插头及终端电阻
HBM 扭矩传感器 1-T5/200NM
IFM 开关 接近开关 IF5579
KUBLER 备件 8.LI20.1121.2005
MAXON 截止阀 100SMM11-CA11-CA*1B0
MAXON 驱动器 EPOS2 24/5
KOBOLD 压力表 D-71065  100表面  0-400 4分外牙
IFM 压力开关 PN3001
IFM 开关 IG0011 IGA2005-ABOA
MTS SENSOR RHM0250D701S2B1100
KUBLER 编码器弹簧臂 8.0010.7000.0010
KUBLER 编码器 8.5868.1231.3112
MAHLE 滤芯 PI8445DRG60
MTS 传感器 RHM1100MP101S1G6100

新工科”建设是科学技术发展对于高等工程教育发展提出的新要求,科学技术具有“双刃剑”效应,因而需要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以规避可能导致技术风险和功利化教育问题。“新工科”视野下高校工程伦理教育,要注重“技以载道”,通过调整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促进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的相互融通;要注重“以道驭技”,培养未来的职业工程师把控或者引领现代工程技术方向的素质与勇气。

关键词:“新工科”建设;工程伦理教育;“技以载道”;“以道驭技”

随着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以及高等工程教育改革的深化,工程伦理教育已经成为提升未来工程师职业素养、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

一、“技以载道”:“新工科”建设所应承载的工程伦理教育内涵

“技以载道”是传统中国处理技艺与文化两者关系的一种态度,它从“道”与“器”关系视角提出,高超技艺以及产生的器物文明,必须承载传承文化和实现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要达到“道器合一”的境界。“新工科”要求未来工程师提高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但是,新的材料、工艺、装备等运用,也是工程质量、公共安全、工程与环境、工程与生态以及工程师的科学态度和职业精神等问题,成为“新工科”建设中工程人才培养体系不可或缺的内容。要做到“技以载道”,使“新工科”建设传递给未来工程师正确的工程伦理,高校的工程教育改革要对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进行相应调整,要围绕“新工科”的发展,注重学生的社会责任、职业行为规范和工程环境伦理方面的教育。目前,我国的高等工程教育领域内,还没有系统的工程伦理教育,对学生工程伦理教育的要求主要散布在专业教育中。将工程伦理教育与工程技术教育相互融通,使“新工科”建设纳入伦理意识、伦理规范和伦理决策等“工程伦理教育的三大目标”是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的重要内容。[1]2010年教育部实施的“计划”以及现行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其中关于人才培养通用标准或者毕业标准中,包括了对工程伦理教育的具体要求。因此,“新工科”建设中的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必须承载这些现代工程伦理,实现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的相互融通。结合“新工科”建设的具体情况,有三个路径可供借鉴。一是设置相对独立的“通识类”工程伦理课程模块。要结合科学技术特别是工程技术的前沿,将现代社会诸多的工程伦理问题以及相应的求解方案,纳入学生的通识教育中,将职业工程师基本道德伦理以及“工程师伦理准则”,作为进一步进入工程专业教育的必备条件。二是建设跨学科综合类的工程伦理教育课程。跨学科是“新工科”建设的重要特征,学科交叉融合,使工程伦理教育出现“微观、中观、宏观”并存、“规范性教育与案例性教育”并存、“多元性与开放性”趋势并存等新特征。[2]课程体系的设置要体现学科的交叉融合。三是注重工程伦理课程与素质教育类课程的整合。通过整合,将工程伦理“潜移默化”进入学生日常的学习、生活中,从学生工程技术发展社会背景,多视角理解作为工程师所应承担的社会担当。当然,在我国高等工程教育中,高校的定位、类型有别,“新工科”建设中的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调整,要适应高校自身发展的实际。如何把握“新工科”建设的机遇,使高等工程教育更多地承载工程伦理教育功能,实现“技以载道”,减少科学技术的负面效应,这是工程界、教育界都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二、“以道驭技”:工程伦理所蕴含的“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

现代工程教育是一种专业教育,其价值取向涉及国家、社会、教育及个人等不同利益主体的价值追求,是多种利益主体相互博弈的结果,是目的性与规律性的统一。“新工科”建设提出,其目标取向在于:策应“创新驱动发展”“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对接工程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服务于新经济的快速发展;促进高等工程教育教学改革,提高工程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学生面对新技术发展的岗位适应能力。因而,就工具性而言,“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是满足国家、社会、教育、个人等各种利益主体间价值诉求的和谐统一。但是,就科学技术本身的工具性而言,任何工程技术创新与应用,最终是为了实现人类的健康、福祉、安全,“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从目的性而言,就是为了促进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发展。从这个意义而言,工程伦理蕴涵着“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从分析科技之“双刃剑”效应可以发现,现代工程技术发展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无非有以下四个因素:一是技术本身的性质,“理性技巧”是人的一种本性,具有工具和价值两种理性,正是这两种理性,使得人类利用部分自然对抗另外部分自然,从而产生一些消极效应。二是利益集团的矛盾,这种矛盾可由人类自己调解,但不容易被完全消灭,与此同时,利润总是处在不断涨落的变化之中,要想彻底解决这种技术导致的人际关系矛盾几乎不太现实。三是人类自身的得失,包括主体评价和技术调整等因素。四是由于人类认识的局限性,技术的认识有限而实践无限,以至于我们往往能够看到技术目前的积极影响而无法对其消极效应做出预见。“新工科”的建设要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使未来的职业工程师在面临工程问题求解的多种方案选择中,能够有意识地主动积极回避工程技术的负面效应,做到“以道驭技”。“以道驭技”是中国传统的技术伦理观,在传统中国的技术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是工程师、技术工匠不敢逾越的伦理底线。在“新工科”建设中,要做到“以道驭技”,高校的工程教育要注重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使未来的职业工程师能够具备把控或者引领现代工程技术方向的基本素质与勇气。为此,高等工程教育改革要重点加强两个方面内容,以引导“新工科”建设的方向。,要坚持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有机结合。“新工科”建设要注重通过加强人文教育以提升学生的道德伦理,避免陷入科学主义或者“唯技术”论的陷阱。科学主义认为(自然)科学知识是正确的知识,科学方法是有效的方法,科学真理是可靠的真理,并演绎出“科学万能”“专家治国”之类的社会政治理念。科学技术和科学精神的滥用和夸大,不仅带来科学主义的滋长,同时也使人类承受了大量由此造成的灾难和痛苦。“新工科”建设要通过工程伦理教育,让学生在重视工程技术发展的同时,注重认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要通过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结合,学会驾驭技术,而不是受制于技术。第二,以要坚持工程伦理化解工程技术可能存在的不确定因素。首先,要培养学生正确认识工程技术的风险,工程技术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学生应该学会以理性的角度来看待技术风险,尽量地减少其“负效应”,扩大其“正效应”。其次,培养学生学会权衡利弊的能力,要依据工程伦理规范,对工程技术问题能够做到“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最后,培育学生社会利益、公众利益至上的职业操守,在处理利益矛盾冲突中,能够做到坚持工程伦理底线不逾越。“新工科”支撑了新经济的发展,新经济发展更需要“新工科”蕴涵的道德伦理以维护其可持续发展。可见,“新工科”建设既包括理科转化为新工科、跨学科的交叉融合以及传统工科专业的改造升级,而且也包含了对工程伦理教育的创新,实现“以道驭技”,培养未来工程师以工程伦理指导工程实践、引领工程技术的发展,这也是高校“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我国当前正处于经济转型发展时期,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的价值在知识经济时代越来越凸显,“新工科”建设在促进我国工程教育大国向工程教育强国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但是工程技术本身存在的“双刃剑”效应不能忽视,只有通过“技以载道”“以道驭技”,使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相互融通,才能促进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MTS 备件 RHM0950MP101S1G6100
MAHLE 回油滤油器 PI50010-058NBR
KUBLER 编码器 8.5852.1233.G121(带航空插头)
KUBLER 编码器 8.9080.1831.3001
MAHLE 过滤器 PI 8511 DRG100
KUBLER 编码器 8.5870.3842.G122
MAHLE 电磁阀线圈 77599996EL
MAXON 直流无刷电机 BC-4POLE 30
MTS 传感器 RHM0250MD701S2G1100
PILZ 输入输出模块 312 220 (DI0 E2)
KUBLER 编码器 8.5852.1233.G121
IFM 压力传感器 PN7004
KUBLER 编码器 8.9080.4231.3001
IFM 接近开关 IS5001/IS-3002-BPOG
IFM 接近开关 IGS208
KOBOLD 备件 22-24 d-65719 Hofheim/ts. 10-100l/min H2O
KUKA 数模转换卡 RDC 2 resolver digital converter 120MHz(119966)
KUBLER 编码器 8.5000.8358.0200 编码器
MTS 检测装置 253135-1
MTS 位移传感器 RHM0600MP151S1B1100
KUBLER 高位油箱 MG-AU-VK5-TS SN:050530472
IFM 接近开关 Ⅱ5860
KUBLER 编码器联轴器 8.0000.1501.1016
KUBLER 增量重载大周套型编码器 8.A02H.5M3E.1024
MTS 备件 RHM0410MR061A01
MTS 5针母接头 370514
IFM 测速接近开关 IGC 200 订货号EP63-017
MAXON DC motor Nr.137524
MTS 电缆 530052,40m
KOBOLD 流量开关 DWN-36W803LT0Y+DW-N-AU-FL DN80 10-35m3/h(561906)
MAHLE 滤芯 PI8508DRG100
HBM 仪表 1-AD103C+1-AED9301B
MTS 磁环 560779
MTS 传感器 GHM0850MR021A0
KUKA 示教器 00168334 smartpad 1.0
KUBLER 编码器 8.5823.3831.1024
MTS 位移传感器 RHM1640MP101S3B6105
KUBLER 编码器 8.A02H.5241.2048
KUBLER 液体泄露监测报警仪 CH-6341 Baar KD-28997/1 114 KPA 0A190100010 /17479  Tmax.60°C
HBM 压力传感器 P3MB/0-1000bar/Accuracy class 0.1/ Nominal(rated)sensitivity 2mV/VSensitivity tolerance 0.15
KUBLER 编码器 8.5868.1231.3112
IPF KABEL WINKEL VK500271-WINKEL
KOBOLD 备件 KOD526/S217
KUBLER 编码器 8.A02H.5151.2048
KOBOLD 流量计 KFR-211800
MTS 放大器 EB305-0210 REV 3 sensor WA/WS
KUKA 电源模块 134527
KUKA control 198269
IPF 传感器 MZA70155
HBM 力传感器 1-U2B/500N
KUBLER 编码器 8.5820.0H30.1024.5093.0015
KUBLER 编码器 8.5020.3351.1024带3米直出线
MAHLE 滤芯 PI 21004 DN PS3
IFM 压力继电器 EPS-LINK 18-36VDC 250mA PN7001 IP67
IPF 接近开关 SNR102135 AXC-Initiator-PNP-S10
KOBOLD 压力开关 SCH-DCM63 G1/2外螺纹
MTS SENSOR RHM0360MP031S1G8100
KUBLER 编码器 8.9080.2131.3001
HBM 扭矩传感器 type:T10FM  Code no:K-T10FM-015R-SU2-G-0-S
KUKA 备件 114788
HBM 荷重传感器 Z6FD1-100KG
MTS 磁坏 201542-2
MEGATRON 备件 M 491-10
LOVATO 接触器 BF1810A230
HBM 称重传感器 1-PW10AC3/100kg-1
HBM 扭矩传感器 K-T40B-500Q-MF
MTS 传感器 RHM0515MP101S1G6100 传感器
HBM 传感器 1-PX455/300G-1
KUBLER 编码器 8.5020.4552.1024 带副件05.WAKS8-2/P00 脉冲数1024
KUBLER 编码器 8.9080.3331.3001
KUBLER 插头 8.0000.5014.0310
MEGATRON 备件 Resistor VARIABLE 25W 1KΩ 0508 RP20/7168
MTS SENSOR RHM0340MP101S3B6105
KUKA 备件 00105491
KUBLER 编码器 8.5823.3832.1024
IFM 压力传感器 PN7004
MAHLE 过滤器 7.031.716.3 AF7133-1231-00000-4196/G1 AF7013-020
IFM M12接近传感器M12 IFS205
KUBLER 通讯接头 05.BMSW8151-8.5
KOBOLD 备件 NBK-R
MTS SENSOR GHM0500IQ032S0A
KUBLER 编码器 8.3610.0060.1000.0018
KUKA 备件 138202
HBM 称重传感器 PW6KC3—10KG
KUBLER 编码器 8.5860.1231.3001
IPF 传感器 IN180155
KUKA PROFIBUS通信卡 130764
MTS 备件 RHM0050MD70/S2G1100
KUBLER 编码器 D5.2501.2441.1000
IPF 反射器 光栅反射器OS126020( M12X1)
MTS 备件 RHM0940MP02S1G3100
KOBOLD 流量开关 DSV-2206HU0N20Y
MTS 备件 ERM0650MD341A01
MTS 传感器 RHM0025MD701S1G1100
MTS 电缆 530052  25m
MTS 传感器 GPS0250MD601V0
MTS 传感器 RHS0110MD60AV21/-10V--+10V
KOBOLD 温度变送器 TWD-L9410213TY  量程0-150℃
KUKA 备件 168531
IFM 压力传感器 PN7004
ITW 备件 171788
KUKA 保险 0000110515
MTS 位移传感器 RHM1295MP101S3B6105
KUBLER 编码器 8.A02H.5232.1024
KUBLER 编码器 8.5000.8312.1352.1000
HBM 应变片 1-VY41-3/120
HBM 压力传感器 U2B/10KN  2mV/V
KOBOLD 流量开关 VKM-3109-R0-R20
IFM 开关 流量开关SF5200
KUKA KCP操作盘 00131239
KOBOLD 压力检测开关 SCH-DCM1000
HBM 传感器 1-S9M/10KN-1
MTS 传感器 GBF1900MD60AA0
KOBOLD 流量计 VKG-2110R0R25
MAXON 电机+驱动器 236679+343253
KUBLER 编码器 8.5020.D351.2048
IFM 备件 IF5904
MTS 移传感器 RHM2400MD701S1G2100 带成品插头
KUBLER 编码器 8.5000.8300.5000.S069
MTS 传感器 RHM0210MP201S3B6105
KUBLER 编码器 8.5870.3842.G132
KUBLER 编码器 8.5000.8300.1024.BJ01
KUKA 数据通讯处理卡 00117336
KUBLER 编码器 8.5870.DBC2.4096
MTS 传感器 RHM0100MF301A01
MTS 传感器 询入有图片U.S.1-
MAXON (MAXON压力表球阀) PRESSURE GAUGE COCK AFRISO DKH 编号321021
KUBLER 编码器 8.A02H.1251.1024
HBM 传感器 T20WN-2N.m
MTS 传感器 RHM0210MP071S1G6100 传感器
HBM 测量传感器 SLB-700A/06
IFM 连接线缆 EVT002 DIRECT M12 4-PIN 10M
MAXON 点火器 18075  CH05  CS15270
MAXON 直流电机 475699
MTS 传感器 RHM1300MD601A01
KUBLER 编码器 8.5020.4850.1024.S083
KUBLER 编码器 8.5850.1281.G132
MTS 传感器 RHM0150MD701S1B8100
IFM 气压检测计 PQ7834
MTS 传感器 GHM0060MR021A0
KUBLER 编码器 8.5803.1265.1024
MTS 位置传感器 RHS2250MP101S1G61
KUBLER 绝对值编码器 8.5868p.00bc.0110.ms12
MTS 传感器 GHM0655MR021A0
KOBOLD 流量计 N7-VA-F-2R/300  L1=175  L2=2225
MTS 电缆 530026电缆
KUBLER 编码器 8.5868.1231.3112
KUBLER 编码器 8.5888.1431.3112
KUBLER 编码器 8.5868.3231.3112
KUKA 主板 Mainboard FSC D1688 USB-Support
KUBLER 编码器 8.5858 2132 3113

新工科”建设是科学技术发展对于高等工程教育发展提出的新要求,科学技术具有“双刃剑”效应,因而需要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以规避可能导致技术风险和功利化教育问题。“新工科”视野下高校工程伦理教育,要注重“技以载道”,通过调整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促进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的相互融通;要注重“以道驭技”,培养未来的职业工程师把控或者引领现代工程技术方向的素质与勇气。

关键词:“新工科”建设;工程伦理教育;“技以载道”;“以道驭技”

随着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以及高等工程教育改革的深化,工程伦理教育已经成为提升未来工程师职业素养、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

一、“技以载道”:“新工科”建设所应承载的工程伦理教育内涵

“技以载道”是传统中国处理技艺与文化两者关系的一种态度,它从“道”与“器”关系视角提出,高超技艺以及产生的器物文明,必须承载传承文化和实现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要达到“道器合一”的境界。“新工科”要求未来工程师提高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但是,新的材料、工艺、装备等运用,也是工程质量、公共安全、工程与环境、工程与生态以及工程师的科学态度和职业精神等问题,成为“新工科”建设中工程人才培养体系不可或缺的内容。要做到“技以载道”,使“新工科”建设传递给未来工程师正确的工程伦理,高校的工程教育改革要对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进行相应调整,要围绕“新工科”的发展,注重学生的社会责任、职业行为规范和工程环境伦理方面的教育。目前,我国的高等工程教育领域内,还没有系统的工程伦理教育,对学生工程伦理教育的要求主要散布在专业教育中。将工程伦理教育与工程技术教育相互融通,使“新工科”建设纳入伦理意识、伦理规范和伦理决策等“工程伦理教育的三大目标”是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的重要内容。[1]2010年教育部实施的“计划”以及现行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其中关于人才培养通用标准或者毕业标准中,包括了对工程伦理教育的具体要求。因此,“新工科”建设中的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必须承载这些现代工程伦理,实现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的相互融通。结合“新工科”建设的具体情况,有三个路径可供借鉴。一是设置相对独立的“通识类”工程伦理课程模块。要结合科学技术特别是工程技术的前沿,将现代社会诸多的工程伦理问题以及相应的求解方案,纳入学生的通识教育中,将职业工程师基本道德伦理以及“工程师伦理准则”,作为进一步进入工程专业教育的必备条件。二是建设跨学科综合类的工程伦理教育课程。跨学科是“新工科”建设的重要特征,学科交叉融合,使工程伦理教育出现“微观、中观、宏观”并存、“规范性教育与案例性教育”并存、“多元性与开放性”趋势并存等新特征。[2]课程体系的设置要体现学科的交叉融合。三是注重工程伦理课程与素质教育类课程的整合。通过整合,将工程伦理“潜移默化”进入学生日常的学习、生活中,从学生工程技术发展社会背景,多视角理解作为工程师所应承担的社会担当。当然,在我国高等工程教育中,高校的定位、类型有别,“新工科”建设中的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调整,要适应高校自身发展的实际。如何把握“新工科”建设的机遇,使高等工程教育更多地承载工程伦理教育功能,实现“技以载道”,减少科学技术的负面效应,这是工程界、教育界都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二、“以道驭技”:工程伦理所蕴含的“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

现代工程教育是一种专业教育,其价值取向涉及国家、社会、教育及个人等不同利益主体的价值追求,是多种利益主体相互博弈的结果,是目的性与规律性的统一。“新工科”建设提出,其目标取向在于:策应“创新驱动发展”“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对接工程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服务于新经济的快速发展;促进高等工程教育教学改革,提高工程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学生面对新技术发展的岗位适应能力。因而,就工具性而言,“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是满足国家、社会、教育、个人等各种利益主体间价值诉求的和谐统一。但是,就科学技术本身的工具性而言,任何工程技术创新与应用,最终是为了实现人类的健康、福祉、安全,“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从目的性而言,就是为了促进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发展。从这个意义而言,工程伦理蕴涵着“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从分析科技之“双刃剑”效应可以发现,现代工程技术发展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无非有以下四个因素:一是技术本身的性质,“理性技巧”是人的一种本性,具有工具和价值两种理性,正是这两种理性,使得人类利用部分自然对抗另外部分自然,从而产生一些消极效应。二是利益集团的矛盾,这种矛盾可由人类自己调解,但不容易被完全消灭,与此同时,利润总是处在不断涨落的变化之中,要想彻底解决这种技术导致的人际关系矛盾几乎不太现实。三是人类自身的得失,包括主体评价和技术调整等因素。四是由于人类认识的局限性,技术的认识有限而实践无限,以至于我们往往能够看到技术目前的积极影响而无法对其消极效应做出预见。“新工科”的建设要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使未来的职业工程师在面临工程问题求解的多种方案选择中,能够有意识地主动积极回避工程技术的负面效应,做到“以道驭技”。“以道驭技”是中国传统的技术伦理观,在传统中国的技术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是工程师、技术工匠不敢逾越的伦理底线。在“新工科”建设中,要做到“以道驭技”,高校的工程教育要注重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使未来的职业工程师能够具备把控或者引领现代工程技术方向的基本素质与勇气。为此,高等工程教育改革要重点加强两个方面内容,以引导“新工科”建设的方向。,要坚持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有机结合。“新工科”建设要注重通过加强人文教育以提升学生的道德伦理,避免陷入科学主义或者“唯技术”论的陷阱。科学主义认为(自然)科学知识是正确的知识,科学方法是有效的方法,科学真理是可靠的真理,并演绎出“科学万能”“专家治国”之类的社会政治理念。科学技术和科学精神的滥用和夸大,不仅带来科学主义的滋长,同时也使人类承受了大量由此造成的灾难和痛苦。“新工科”建设要通过工程伦理教育,让学生在重视工程技术发展的同时,注重认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要通过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结合,学会驾驭技术,而不是受制于技术。第二,以要坚持工程伦理化解工程技术可能存在的不确定因素。首先,要培养学生正确认识工程技术的风险,工程技术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学生应该学会以理性的角度来看待技术风险,尽量地减少其“负效应”,扩大其“正效应”。其次,培养学生学会权衡利弊的能力,要依据工程伦理规范,对工程技术问题能够做到“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最后,培育学生社会利益、公众利益至上的职业操守,在处理利益矛盾冲突中,能够做到坚持工程伦理底线不逾越。“新工科”支撑了新经济的发展,新经济发展更需要“新工科”蕴涵的道德伦理以维护其可持续发展。可见,“新工科”建设既包括理科转化为新工科、跨学科的交叉融合以及传统工科专业的改造升级,而且也包含了对工程伦理教育的创新,实现“以道驭技”,培养未来工程师以工程伦理指导工程实践、引领工程技术的发展,这也是高校“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我国当前正处于经济转型发展时期,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的价值在知识经济时代越来越凸显,“新工科”建设在促进我国工程教育大国向工程教育强国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但是工程技术本身存在的“双刃剑”效应不能忽视,只有通过“技以载道”“以道驭技”,使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相互融通,才能促进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IFM 开关 IIS206/IIKCO15BASKG/M/US
MAXON 电机 2260.885-50.216-217 80W
IFM 光电开关 OGS301
IFM 光电对射开关 0L0004。OLP-FK0A
IPF 舌簧开关 MZ072174
KUBLER 备件 D8.4C1.0600.0051.1024
KUBLER 编码器 8.5000.0022.1024.T025
MTS 传感器 RHM0800M0631P102
KUKA 电机 MG260_180_30_S0
MTS 传感器 RHM0330MD701S1G3100
IFM 压力开关 PN2021 0-25MPa带尾线插头
KUKA 伺服电机 1FK7081-5AZ91-1ZZ9-Z  1.5KW
KUBLER 编码器 8.5000.0000.1024.S066
MAHLE 备件 No.7.759.999.6
MTS 传感器 RHM1220MD531P102
KOBOLD 备件 FT-B-A-6-H-02-5
LOVATO 备件 G48111
IPF 接收器 光栅接收器OE126020(M12X1)
SCHMERSAL 限位开关 TL 422-01Y-T-2512-6
HBM 备件 1-PW15AHC3/10KG-1
HBM 膨胀传感器 01528237
IFM 电子压力传感器 PN5004
MTS 传感器 RHM0530MD601A01
KUBLER 编码器 8.9080.1831.3001
KUBLER 编码器 8.3620.224E.1024-DG3008
MAXON 备件 Controller  DES 50/5
MTS 位移传感器 RPS900MM5TMC202411
IPF 激光探头 PT663020 重IPF-0416
KUBLER 编码器软连接 8.9080.4131.3001
MTS 传感器 RHM0920MP101S1G6100
IFM 流量开关 SI5000+E40124+E10904
KUBLER 编码器 8.5868.1232.3112S-NR:1209402637
KOBOLD 电磁流量计 PMG-FW250KN1CA5221B
MAHLE 滤芯 OC1022
KOBOLD 备件 VKM-62124AR250T

需订货KUBLER编码器8.A02H.3A50.1024.C006

需订货KUBLER编码器8.A02H.3A50.1024.C006

新工科”建设是科学技术发展对于高等工程教育发展提出的新要求,科学技术具有“双刃剑”效应,因而需要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以规避可能导致技术风险和功利化教育问题。“新工科”视野下高校工程伦理教育,要注重“技以载道”,通过调整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促进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的相互融通;要注重“以道驭技”,培养未来的职业工程师把控或者引领现代工程技术方向的素质与勇气。

关键词:“新工科”建设;工程伦理教育;“技以载道”;“以道驭技”

随着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以及高等工程教育改革的深化,工程伦理教育已经成为提升未来工程师职业素养、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

一、“技以载道”:“新工科”建设所应承载的工程伦理教育内涵

“技以载道”是传统中国处理技艺与文化两者关系的一种态度,它从“道”与“器”关系视角提出,高超技艺以及产生的器物文明,必须承载传承文化和实现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要达到“道器合一”的境界。“新工科”要求未来工程师提高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但是,新的材料、工艺、装备等运用,也是工程质量、公共安全、工程与环境、工程与生态以及工程师的科学态度和职业精神等问题,成为“新工科”建设中工程人才培养体系不可或缺的内容。要做到“技以载道”,使“新工科”建设传递给未来工程师正确的工程伦理,高校的工程教育改革要对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进行相应调整,要围绕“新工科”的发展,注重学生的社会责任、职业行为规范和工程环境伦理方面的教育。目前,我国的高等工程教育领域内,还没有系统的工程伦理教育,对学生工程伦理教育的要求主要散布在专业教育中。将工程伦理教育与工程技术教育相互融通,使“新工科”建设纳入伦理意识、伦理规范和伦理决策等“工程伦理教育的三大目标”是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的重要内容。[1]2010年教育部实施的“计划”以及现行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其中关于人才培养通用标准或者毕业标准中,包括了对工程伦理教育的具体要求。因此,“新工科”建设中的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必须承载这些现代工程伦理,实现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的相互融通。结合“新工科”建设的具体情况,有三个路径可供借鉴。一是设置相对独立的“通识类”工程伦理课程模块。要结合科学技术特别是工程技术的前沿,将现代社会诸多的工程伦理问题以及相应的求解方案,纳入学生的通识教育中,将职业工程师基本道德伦理以及“工程师伦理准则”,作为进一步进入工程专业教育的必备条件。二是建设跨学科综合类的工程伦理教育课程。跨学科是“新工科”建设的重要特征,学科交叉融合,使工程伦理教育出现“微观、中观、宏观”并存、“规范性教育与案例性教育”并存、“多元性与开放性”趋势并存等新特征。[2]课程体系的设置要体现学科的交叉融合。三是注重工程伦理课程与素质教育类课程的整合。通过整合,将工程伦理“潜移默化”进入学生日常的学习、生活中,从学生工程技术发展社会背景,多视角理解作为工程师所应承担的社会担当。当然,在我国高等工程教育中,高校的定位、类型有别,“新工科”建设中的课程体系与教学内容调整,要适应高校自身发展的实际。如何把握“新工科”建设的机遇,使高等工程教育更多地承载工程伦理教育功能,实现“技以载道”,减少科学技术的负面效应,这是工程界、教育界都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二、“以道驭技”:工程伦理所蕴含的“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

现代工程教育是一种专业教育,其价值取向涉及国家、社会、教育及个人等不同利益主体的价值追求,是多种利益主体相互博弈的结果,是目的性与规律性的统一。“新工科”建设提出,其目标取向在于:策应“创新驱动发展”“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对接工程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服务于新经济的快速发展;促进高等工程教育教学改革,提高工程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学生面对新技术发展的岗位适应能力。因而,就工具性而言,“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是满足国家、社会、教育、个人等各种利益主体间价值诉求的和谐统一。但是,就科学技术本身的工具性而言,任何工程技术创新与应用,最终是为了实现人类的健康、福祉、安全,“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从目的性而言,就是为了促进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发展。从这个意义而言,工程伦理蕴涵着“新工科”建设价值取向。从分析科技之“双刃剑”效应可以发现,现代工程技术发展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无非有以下四个因素:一是技术本身的性质,“理性技巧”是人的一种本性,具有工具和价值两种理性,正是这两种理性,使得人类利用部分自然对抗另外部分自然,从而产生一些消极效应。二是利益集团的矛盾,这种矛盾可由人类自己调解,但不容易被完全消灭,与此同时,利润总是处在不断涨落的变化之中,要想彻底解决这种技术导致的人际关系矛盾几乎不太现实。三是人类自身的得失,包括主体评价和技术调整等因素。四是由于人类认识的局限性,技术的认识有限而实践无限,以至于我们往往能够看到技术目前的积极影响而无法对其消极效应做出预见。“新工科”的建设要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使未来的职业工程师在面临工程问题求解的多种方案选择中,能够有意识地主动积极回避工程技术的负面效应,做到“以道驭技”。“以道驭技”是中国传统的技术伦理观,在传统中国的技术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是工程师、技术工匠不敢逾越的伦理底线。在“新工科”建设中,要做到“以道驭技”,高校的工程教育要注重通过加强工程伦理教育,使未来的职业工程师能够具备把控或者引领现代工程技术方向的基本素质与勇气。为此,高等工程教育改革要重点加强两个方面内容,以引导“新工科”建设的方向。,要坚持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有机结合。“新工科”建设要注重通过加强人文教育以提升学生的道德伦理,避免陷入科学主义或者“唯技术”论的陷阱。科学主义认为(自然)科学知识是正确的知识,科学方法是有效的方法,科学真理是可靠的真理,并演绎出“科学万能”“专家治国”之类的社会政治理念。科学技术和科学精神的滥用和夸大,不仅带来科学主义的滋长,同时也使人类承受了大量由此造成的灾难和痛苦。“新工科”建设要通过工程伦理教育,让学生在重视工程技术发展的同时,注重认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要通过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结合,学会驾驭技术,而不是受制于技术。第二,以要坚持工程伦理化解工程技术可能存在的不确定因素。首先,要培养学生正确认识工程技术的风险,工程技术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学生应该学会以理性的角度来看待技术风险,尽量地减少其“负效应”,扩大其“正效应”。其次,培养学生学会权衡利弊的能力,要依据工程伦理规范,对工程技术问题能够做到“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最后,培育学生社会利益、公众利益至上的职业操守,在处理利益矛盾冲突中,能够做到坚持工程伦理底线不逾越。“新工科”支撑了新经济的发展,新经济发展更需要“新工科”蕴涵的道德伦理以维护其可持续发展。可见,“新工科”建设既包括理科转化为新工科、跨学科的交叉融合以及传统工科专业的改造升级,而且也包含了对工程伦理教育的创新,实现“以道驭技”,培养未来工程师以工程伦理指导工程实践、引领工程技术的发展,这也是高校“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我国当前正处于经济转型发展时期,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的价值在知识经济时代越来越凸显,“新工科”建设在促进我国工程教育大国向工程教育强国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但是工程技术本身存在的“双刃剑”效应不能忽视,只有通过“技以载道”“以道驭技”,使工程技术教育与工程伦理教育相互融通,才能促进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留言框

  • 产品:

  • 留言内容: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常用邮箱:

  • 详细地址:

  • 省份:

  • 验证码:

    请输入计算结果(填写阿拉伯数字),如:三加四=7
    QQ在线客服
  •   在线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
183-5181-7879
手机
18351817879